首页|艺界资讯|万博下载家|画家|书画家|画廊|山水画家|交易论坛|院校|书画院|美术馆|博物馆|团体协会|拍卖公司|报刊杂志|收藏|万年历|题字|画廊黄页|
  孙炜
   http://www.artyi.net/article_1279.html
您所在的位置:爱艺网>>画家>>孙炜学术观点评论文章
 学术观点

依于笔墨   游于丘壑
宋玉麟

  直面自然山水,味笔墨之味,道丘壑之道,画家倡导“圣人含道映物,贤者澄怀味象”,这笔墨的味道尽蕴含在意象中,这个“象”当是心中丘壑的意象吧。夫子《论语》早已说过“智者乐水,仁者乐山”,然个中趣味有几人参透。孙炜拿来了他所积累的佳制,打开后顿觉满纸烟云,有清淡素朴之气,笔墨雅致之韵直扑胸怀,然后心襟激荡,情神怡然。平时所见其作品,多只是片纸数幅,尚还未有此次这样的总体感受,然眼前的画幅,味道似又超出平日所学。清代画家龚贤曾云:“必笔法、墨气、丘壑、气韵全,而始可称画”。孙炜的画作皆已具备,可以看出,其艺术渊流得自古法,又掇取今人。

  古人要“天人合一”,天即自然。而自然意象的主体就是山水丘壑,人与这山水丘壑之和谐便是“丘壑精神”。画如其人,孙炜画中之丘壑,亦是胸中之丘壑,画是胸中之壑,胸中丘壑即是自然之丘壑。也许是他为了激发自己内在的丘壑精神,有一天发现他忽然迷恋上了清代高僧渐江的作品,并濡染其中,崇仰渐江笔墨与章法的完美统一,敬服渐江是自来有笔墨兼有章法者。他不止一次表示过,渐江特有的图式刺激了我们的感官,启迪了我们的心智,感动了我们的灵魂。通过虔诚的读解,领悟渐江画作的内奥,加之自己的再认识,汲取到种种对于我们在艺术实践中非常有价值的宝贵营养。并认为以一个中万博手机创作实践者的身份,在每经过某一个关键阶段时,要不断对影响自己深刻的大师作品做一些典型理性的逻辑分析与梳理。他常喜欢用粗纸宿墨,以笔在其上自由挥洒,笔迹灵动,周流无滞,尤其是对渐江笔法的深入参悟,使得画面得其意理又存冷峻蕴涵。故他的作品能时出奇趣,用一种特有的优雅谐和式绘画语调尝试不断完善结合笔墨与丘壑之间的辩证关系。很快,孙炜从中析出了自我的艺术语言,顺理成章地形成了具有耳目一新个性的画面,我相信他已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开拓之路。

  山水丘壑变化不仅来自内心,同时还要来自对自然的细心观察,不仅“中得心源”,还要“外师造化”。清代华翼纶《画说》认为“画必孤行己意乃可自写吾胸中之丘壑,苟一徇人,非俗即熟”。孙炜的写生活动,为其画作的灵动生气无疑也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他不仅得法于渐江,还追溯至北宋画风,有了些理学格物的功夫,许多作品是兼有南北格调的,这些均有赖于其对丘壑山水的细致观察和感触。近年来,孙炜践行“行万里路,读万卷书”的历练,积累了厚厚的画稿素材,在创作中任意取用,实现了画面的多样性,保持了强烈的生机和内涵丰满的书卷气。

  今天,孙炜又奉献出了这些年来的精品,怡飨诸位,更觉得时光荏苒,斗转星移。长江浪涛相涌,我们看到的是后生们正静静思考先辈前贤们留下的精神财富,不断努力地承续着我们的文化血脉,正可欣慰哉。愿孙炜在今后中万博手机艺术道路上,更加勇猛精进。对其艺术创作的关怀,亦望艺术界之前辈及同仁一如既往地慷慨给予。寥寥数言,作为对小孙艺术发展之途的祝福吧。

不识孙炜
王川

  我一直认为,尽管世界上的画千变万化,但无非只有两种:一种重点是在描绘对象的个性,而画家的个性则不被强调——虽然它必然存在于画之中。这样的画追求象形,追求栩栩如生,追求如实,唐宋时的人物画如此,印象派笔下的光与色也是如此。另一种则着重于突出艺术家对物象的独特感受和理解,并作出独特的处理,反而不大强调对象的个性,八大山人是如此,梵高也是如此。

  第一种画家是再现型的,第二种是表现型的。

  用这两种标准去衡量,孙炜似乎都不符合,他既不是如实写生的画家,也不是注重表现的画家。

  所以我很困惑:孙炜是谁?我不识孙炜。

  当然是指不识他的艺术面貌,我难以评价他。

  有人说孙炜是师法渐江入手的,可是作为清代四大高僧的渐江,格调清奇高古,疏朗冷僻,用直而硬的枯涩线条,去表现皖南的寒山瘦水,黄山的那种刚而硬的花岗岩地貌,然后略点染以淡赭淡墨,非常淡雅,重线而不重墨,重勾而不重染。但孙炜的画显然不是。他画得比渐江湿,画得比渐江彩。墨色的干湿变化要比渐江多得多,构图也要饱满而充实。

  孙炜很早就师从范扬。而范扬是以水墨对实景写生而著称的,他的用线繁,线条疾速而密集,以水墨为主。可孙炜却是重墨重彩,面貌不太像乃师,不过仍是范家子弟。

  孙炜是宋玉麟的研究生,按理说,生有师貌。宋是以温润敦厚、缜密严谨而著称的,但孙炜的笔下的某些画,却是画得粗野豪放,逸笔草草。这虽非宋家风范,但也是宋家子弟。

  看看孙的画,我一直难以辨识他出于何家之门?

  看他的一幅《山接水茫茫渺渺》,整个构图,就是倪云林的《远树遥岑图》,那近处的几棵树,远处的山,几乎都是一样——可这是“几乎”,再仔细看看,不对了,除了这构图之外,那树的处理手法,那水汽蒙蒙的远山技法,那规整平列的水纹,那石上的青绿赭石,却根本不可能出自倪云林的笔下。这是钻进了倪家之门又走出了倪家之门的孙家样啊!

  看他早期的一些对景写生的水墨。确是有乃师范扬的风格。可是且慢!再看他的《云台山红石峡》、《龙门小景》和《再入泸沽纪游》,虽然也是写生画,可哪一点能寻到范家的痕迹?

 细细研读,孙炜笔下的《春林通一径》,直上直下的线条,空灵的境界,倒是有一点渐江的味道。可那些设色,说青绿不青绿,似水墨不水墨,当年的渐江和尚笔下哪里出现过这等山水?看来,还不仅是我一人喜欢这幅画,连宋玉麟也在它的上面加了密密的长题,夸赞这幅画以粗纸宿墨写之,有自然之法。

  有古人,却又不见古人,这真是应了“师古人之心而不师古人之迹”的画论。

  也应了“作画妙在似与不似之间”的画论。

 不是一笔一划地去描摹渐江,而是把渐江融入自己的心中,把渐江的精髓消化在自己的笔端,从而提笔写出的,必是渐江。但这一个渐江,已不是新安画派的渐江,而是孙炜所知的渐江。

  同样,如果再重复一个范扬、再造出一个宋玉麟,那也不是孙炜的本事。老师也不喜欢学生酷肖自己,“学我者生,似我者死”这道理,大师们都懂得的。孙炜的笔下有过几个阶段,早期的画注重写生,注重真实,愈到后期,自己的面貌愈显,也愈离开别人的画稿愈远,愈具有孙氏的自家面貌。

  画得湿,善用墨,笔墨和洽,狂疏自然,尤其是对树木的处理,尽得其丰润华滋之神态,展现出植物的蓬勃生机,使纸上有一种油然的生动之态。作画讲求酣畅淋漓、沉着痛快,一气呵成,却又不失精细,这是孙炜的画中之长。喜用色,尤其喜用重色,将水墨的技法与大青绿的技法结合起来,从而使色墨交错,融为一体,这也是孙炜的画中之长。

  但是,孙炜毕竟是年轻人,他并不是泥古不化的学究,在他的画中,时而融入一种现代的气息,他能在古意盎然的画面之中,加入若干的现代因素,也时而加入一些装饰的因素,这样的一种画面中,充满了情趣,充满了现代感。

  面对着这样一位杂然纷呈的孙炜,面对着这样一种众法交错的孙炜,面对着这样一种糅合多技的孙炜,我该怎样来评价他呢?

  真的是不识孙炜!

徐志敏--2010年推荐当代最具有潜力的十名画家之一
  最新资讯                                         更多...
画  家
书画家
 
关于我们 使用爱艺 合作加盟 收藏问题 服务认证 建议留言 会员服务 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友情链接 艺术赞助
中国爱艺网版权所有 © 2006-2019 苏ICP备11037570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70018111624